「米英」KIRKLANG OR GEK?『6』

6
事实?看来我猜对了他那带着惆怅的透明表情下的故事。
我用手指轻轻敲打键盘并按下发送。
如您所愿。
不等他回复,我便倒在床上沉沉睡去。我梦见了离家前与父亲的争吵,他狠狠地将烟灰缸摔在地上,白色的碎片划破了我的脚,他气得发狂,用指尖颤抖地指向我却说不出一句话,为了能让他听清楚,我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想看见她,所以我要出去住。这和您没有关系,我已经成年了。"
"她将会成为你的母亲,"他激动的扳着我的肩膀,"噢,亲爱的亚瑟,我的儿子,你不想吗?"
"一点也不,"我挣脱出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母亲上个月刚死于车祸,一辆该死的银色吉普!我不认识你所谓的新母亲!"
"你不该存在!"他浑浊的蓝眼里布满血丝,与我记忆里母亲那温柔的祖母绿截然不同。
"如果是你,这么认为也不为过。"我随手扯了一张纸巾盖上脚背的伤口,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行李走出门去。
远处的商店招牌在垂死的太阳边发出微弱的光,我提着箱子快步行走,应该可以在天黑之前到达学校,父亲的怒吼仍然残留在耳膜里嗡嗡作响。
周围的行人停下来冲我尖叫,商场门口的音响在播放,"你不该存在,不该,那是错误,无法原谅。。。"
单词在我的脑内变成杂音,我想后挪动脚步企图逃离,却看见一辆银色的车冲我开来。
我在嘲笑中陷入黑暗,鼻腔里充斥着血腥味,脸上流淌着温暖而黏稠的液体,我被撞的很高,像一块石头急速坠落,沉默地等待着粉身碎骨。
"嘭!"
一片亮白渐渐出现轮廓,我的衣服被汗水浸湿,阿尔弗雷德站在床边看着我。
"你做噩梦了?"
"嗯。。。我与父亲吵架回学校那天,后来我被车撞了。"
"可我不知道。。。你出了车祸?"
"并不是。。。梦里的。"
"呃。。。"他沉默了许久,"你需要水吗?"
"算了吧。。。我再睡一会儿。"我倒回床垫。
不该存在且无法原谅,是的,我是的,我应该永远的沉睡在哪里才好。

 *好了我囤货码完了。。。。接下来该思考了。。。哦 我差不多是一条咸鱼了

评论
热度(6)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