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你自己骚

李茜叹了口气,甚至想哭出声。
“想选沈教授课的姑娘们醒醒好吗?节节课点名,时不时小测,作业超级多,最关键是……沈教授讲课,真,的,不,好,玩!”
“不要被他的脸骗了,说多了都是泪……”

立个flag 如果镇魂he【巍澜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死】 我就把【你自己骚】这个系列弄成文

+

【镇魂】你自己骚

特别调查处在某个闲的难受的日子里,大家去了KTV ,所有人都想听听郭长城唱歌是什么样,小郭委委屈屈一脸“你们逼良为娼”的表情哆哆嗦嗦的拿起了麦。
“那……我就给楚哥唱一首……”
楚恕之一愣,笑了,抬手摸了摸郭长城的头。
“阿楚姑娘
乡村的风里弥漫你的香
风吻过的口红欲盖弥彰
阿楚姑娘~~~”
楚恕之的手还在郭长城脑袋上,慢慢收紧,想捏爆郭长城的狗头。

+

【镇魂】请大家注意

自己写的东西 但是还是希望大家都可以看一下。
虽然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为看了《胡杨的夏天》,但其实上还是我们镇魂某些粉丝的问题,所以就发在镇魂的tag里了。
开弹幕看完《胡杨的夏天》。
我有一个感觉:龙哥白叔的光明前程,要堪忧了。
(胡杨的夏天里并没有白宇,但是刚刚看到了电影里刷北老师的弹幕 顺便说一下吧)
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那些狂热的粉丝。
在这部剧的弹幕中,可以大量的看到【镇魂女孩报到】等字眼。
【这部剧已经烂到我龙龙的盛世美颜都撑不起来了。】
还有在女主出场时【不许亲他!】【好作】等词汇层出不穷。
其实我认为不管哪部剧,每个演员都在努力,都需要鼓励,毕竟谁都在成长。
就算演的真的很尴尬,也应当委婉的提出再...

+

【镇魂/巍澜】你自己骚

“巍巍高山,连绵不绝。”
“那你就叫沈高山吧。”

+

【镇魂/巍澜】Super Psycho Love (半成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999759

+

【镇魂/巍澜(昆仑时期)】你自己骚

乙己君

+与原著不大符合……图个好玩嘛
+原文:孔乙己
黄泉这个泉的格局,是和别处的泉不同的:都是地上一个深深的沟,里面有水在流,可以随时让魂魄渡过。摆渡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都跳到泉里,洗一个澡,——这是二千多年前的事,现在为了保护黄泉生态环境,——不让洗了,冰冰的喝了解暑;倘若坐船时肯多花一文,便可以和摆渡人一同下去洗澡,或者现在的话可以喝泉水,做新鲜饮料,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宝贝,但这些摆渡船的乘客,多是老百姓,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长衫的仙人,才踱进对岸的小屋里,门口挂上镜子,慢慢地谈生意。
我从出生起,便在黄泉里了,女娲说,我没有魂魄,不能入轮回,就在船上帮着做点事罢。上面...

+

【镇魂/巍澜】你自己骚

我长大以后想干赵云澜,沈教授听了可高兴了,给了我爱吃的魂魄一刀斩。

+

【镇魂/巍澜】你自己骚

某天,巍澜小窗。
赵云澜:我发现了个东西。
沈巍:嗯?
赵云澜:你的五连。
沈巍:什么意思?
赵云澜:沈巍五连🐒🙉🐵🙊🙈
沈巍:等一下。
赵云澜:啊?
赵云澜:有人敲门,我去fqosjcoroqpfjw oj

+

【镇魂/巍澜】你自己骚

+原文:祥林嫂(节选)

…………“我真傻,真的,”大庆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扣工资的时候林静在特调处里没有食吃,会到赵处那去;我不知道沈巍也会。我一清早起来就去了超市,拿小袋盛了一袋棒棒糖,叫我们的赵处坐沙发上吃糖去。他是很爱糖的,我们给的糖他都吃;他去了。我就在屋后梳毛,睡觉,有了案子。我叫赵处,没有应,出去口看,只见糖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赵处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龙城大学里,看见沈巍的办公室门口有一件他的衣服。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沈巍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沙发上,衣服都已经扒没了,手上还紧紧的捏着...

+

「父子/年下」爹【十】

10

沈将权淡淡地讲完,像是在说一件别人的事,但他终是少年,平静的眼底仍存着茫然的波澜。

沈羡想说些什么,终是住了口。

当你面对他人的痛苦而无能为力时,最好的办法是保持沉默而不是三番五次地去触碰那些鲜血淋漓的伤口,说一些徒劳无用的话。

这是顾斓曾经想安慰失恋的沈晴时,沈羡对他说过的话。用于现在的情况,却是颇为微妙的恰到好处。

沈羡觉得他在早饭时谈论这么沉重的话题简直是大错特错,沈将权一整天看起来都无精打采的。

有些事就像陈年旧疤,若放在那不管,便和其它光滑完整的皮肤一样不痛不痒,一旦你揭开来看,会发现下面是与刚受伤时一样的血肉模糊,痛彻心扉。

沉寂了多年的不满与埋怨又从心底翻了上...

+

「父子/年下」爹【九】

9
睡眼惺忪的沈将权刚到客厅,便察觉到了古怪的气氛。
沈羡的词典里从来没有什么“共用早餐”的概念,早饭做好了往桌上一摆,谁想吃谁吃,吃完走人。工作日里两人起床时间差不多,还能勉强一起吃吃早饭。一到周末,不睡到日上三竿誓不罢休的师兄起床直接就吃午饭了,连早饭都没有,更别提一起吃。
而今天,沈羡不知抽了什么,破天荒地在九点前起了床,平日里的皮蛋瘦肉粥,火烧之类接地气的早餐也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半熟的煎蛋,培根以及烤的金黄的吐司,一旁配有黄油和果酱,桌子一侧放着牛奶,而沈羡本人,正翘着二郎腿,颇为滋润地品着手磨咖啡,望向窗外。

他放弃共产生活转投欧洲资本主义了??这是沈将权的第一个想法...

+

试题研究了解一下。

+

华灯初上

+

抱着奈布去解密码机,顺便把他送出了门。

+

【剑三】【对酒当歌】【苍歌】胡搅蛮缠

+对酒当歌系列,同一群人各自不同的故事

+长歌一门派的戏精 

+为了撒糖而撒糖

+有一句话取自一个剑三视频“有些雁门关的将士一生都未曾见过长安”

 雁门关的风雪从未停歇,但近些日来格外大些,燕常只觉身上的铁甲被这狂风吹成了冰壳子,冷的掉渣。他生在苍云堡,长在苍云堡,今年 不过刚刚及冠,带着满腔热血正式入了军,正等着驰骋沙场一战成名,却被安排在城墙上巡逻喝风,心中难免有些不满,一脸不情愿的杵在 墙边向外张望。城外的天地似是被蒙上了一层白布,那天,那山,皆是一片扎眼的白,一个黑点在其中若隐若现,燕常失声叫道:“师姐! 你看那边!雪地上好像有...

+

「父子/年下」爹【八】

8
沈将权看了看手机,翻开第一条消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直到第二条来了。
沈将权了然的哦了一声,内心还有点小失落。
买了荷叶鸡回家,沈羡正坐在电脑前工作,对于沈羡这种回家除了玩就是吃和睡的人来说,这可以说是他千载难逢的加班了,沈将权甚至想拿手机拍个照来纪念一下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
“崽子---”听到门响,沈羡回过头来,“带荷叶鸡了吗?”
沈将权向他晃晃手中的袋子,沈羡果断的放弃了工作,扑了过来。
“快!开吃!凉了不好吃了!”
沈羡扒了个鸡腿叼嘴里啃着,说话含糊不清:“崽子,你打游戏吗?”
沈将权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怎么玩,怎么了?”
“太好了!”沈羡眼睛都亮了起来,赶紧抓着他卖安利,“和我一起...

+

「父子/年下」爹【七】

7

“柳----和!”宋堂从后面使劲拍了沈将权一巴掌,“你今天怎么蔫不拉几的。”

“昨天收到了惊吓……”沈将权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喝可乐,“还有,我现在叫沈将权。”

宋堂想说些什么,但还是闭上了嘴。

宋堂还隐约记得,最初开学报道的时候,柳和……不,沈将权还是很沉默的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刘海很不利索的遮住了眼睛,和他搭话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多亏宋堂耐心十足,这才勉勉强强的成为了朋友。直到有一天,他进班的时候笑的很开心,从那以后仿佛变了个人,从一只安静的小鹿变成了……一只欢脱哈士奇,如果不是老师看在他成绩好的份上估计早就开除了。

“我好喜欢我爹啊……”正在宋堂回忆过去...

+

☆人体没有。细节没有。
☆我只是想画画我和我老攻而已。
☆姿势参考见p2。

“花萝好看吗?”
“没……没有……”

+

「父子/年下」爹【六】

周六的早上总是让人提不起精神,沈将权睡到十点左右才从床上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沈羡不在,应该是去上班了,沈将权下楼准备去厨房翻点吃的,光脚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响,正当沈将权与一盒怎么也打不开的酸奶奋斗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乔姐?”沈将权跳下椅子跑去开门,“是忘带钥匙了吗?”

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站在门外,是林汐,她看到沈将权也是一愣,抿了抿涂着鲜艳口红的嘴唇,柔声道:“请问...沈羡在吗?” 

“不在。”沈将权靠在门框上,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继续与酸奶做着斗争。

“你是...”林汐的脸色变了变,但还是保持着温和 。

“他儿子。”

林汐愣住了。...

+

「父子/年下」爹【五】

5

“够晦气。”沈羡暗骂一句,“怎么哪都有她。”

回到酒店,阴了一下午的天终于开始掉小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窗上,沈羡很喜欢潮湿的空气,泡了杯咖啡坐阳台赏雨去了。

“爹。”沈将权举着可乐,拉开椅子坐在沈羡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呀?”

“什么女人?”沈羡举着咖啡的手一僵,开始装傻。

“我捡东西时在茶几底下看见过你们的合照……是她吧?”沈将权问的小心翼翼,生怕沈羡生气。

沈羡沉默了雨滴打落在头顶的遮雨玻璃上,碎了,还有几丝顺着风飘进阳台,许久,他才哑声道:“我前妻,林汐。”

沈将权应了一声,他双手撑着栏杆,从阳台向下俯视,可以看见纽约的繁华一角。

“爹我们明天去逛逛那里吧!”沈将权随...

+

「父子/年下」爹【四】

4
“爹爹爹爹爹爹爹!!!”沈将权捧着手机缩在教室角落对着话筒喊。
“怎么了……”沈羡的声音听起来像刚睡醒。
“考完试开家长会啊,一小时以后,别忘了。”
“好……”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沈羡挂了电话。

下午三点,家长陆陆续续的进了教室,沈将权站在教室门口,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沈羡。
沈羡衬衫的扣子开了两颗,西服外套随意的搭在手臂上,一看就知道又是上班时跑出来的,沈将权默默给辛劳工作的顾澜点了根蜡烛。
“崽儿,吃吗?”沈羡咬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问。
沈将权无语的摇了摇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抬手系好沈羡大敞的领口,“爹,做好心理准备。”
沈羡漫不经心的答应着,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教室,老师正拿着签到表巡视,一看到沈羡,赶...

+

渣反Disco

原曲:普通disco
在这普通的一天 冰妹做普通早点
普通的明帆门后咬手绢
端上了普通的面 亲师尊普通的脸
普通的清歌一脚踹穿屋檐
普通的渣反我们普通的摇
安定峰峰主被打的爹娘直叫
“漠北你再打我我也会报复的好不好?”
清萋眼睛一闭骂到妈的基佬

又是普通的一天 冰哥普通的上线
普通的冰妹让他赶紧滚远
普通的过了几招 房顶普通的烂掉
普通的修理哥一脸懵逼
普通的渣反我们普通的摇
冰哥冰妹见到师尊脸红心跳
“大王每天来这里做恋爱咨询好烧脑”
--来自完全被抛弃的后宫二号

普通的渣反我们普通的摇
尚清华居然说师尊不是好料
什么原装不原装的我根本没过脑
一口啐回去师尊他世界最好

普通的竹舍小床普通的摇
沈清秋普通的大喊冰河不要
师尊春...

+

今天的联盟吃药了吗

☆自我猜测老叶抽烟原因 没有任何证据
2014
七月。
淅淅沥沥的小雨在窗外下着,穿着短袖的苏沐秋哆哆嗦嗦的从外面进来。
“冻死我了……这还是夏天吗……假的……”
“哈哈,”叶修摘下耳机嘲笑他,“没穿外套,傻了吧。”
苏沐秋没理他,走到电脑前坐下,插卡,上号。

九月。
“烫烫烫!”苏沐秋一边哀嚎一边吐掉了泡面。
“苏沐秋,”叶修表情的严肃,“我发现了个重要事实。”
“什么事实?”
“你可能是个大傻子,开水刚倒进去就敢吃。”
“那沐橙就是二傻子!”
“呸!你才二傻子!”看书的苏沐橙扔下书对她哥拳打脚踢。

十月。
“嘿嘿,苏沐秋你又输了。”
“至少我有一方面赢过了你。”
“什么方面?”
苏沐秋揽过一旁的沐橙:“我有如花似玉的妹妹,你...

+

「父子/年下」爹【三】

3

一个月过去了,沈羡与沈将权的关系越来越融洽,用顾澜的话来说,就是:“除了脸和身高,你两和街上走的没区别了。”

同一句话,一百个人听了一百种反应,沈将权一笑了之,沈羡则是跳起来把顾澜追着打。

身高是沈羡永远难以释怀的痛,虽说175并不算太矮,但在像雨后春笋一般可劲窜的沈将权面前......沈羡叹了口气,看着才15就快和自己一般高的沈将权痛心疾首。

沈羡的矮并不是基因问题,完全是沈家老母吴晴女士吓出来的,二十多年前,小沈羡每天都要吃好多好多东西,为了防止自家水灵的儿子长成一头猪,吴晴便告诉小沈羡:“我给你施了一种魔法,你吃一碗饭就会掉一块肉,掉完你就死了。”这话立竿见影,从此以后,每到...

+

「父子/年下」爹【二】

2

回到家里,沈羡在房子里向来喜欢赤足,脱了鞋,他赤着脚往楼上走去:“崽儿上来看房间,拖鞋穿不穿都行,我刚刚给乔姐打了电话,她收拾过了。”

沈将权应着,拎着包跟了上去。

-------

“这里。”沈羡指着三楼的一间房,又简单交代了一下浴室和他卧室的位置,“还有什么问题吗崽儿?”

沈将权摇了摇头。

沈羡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拽住了准备回房的沈将权,从柜子里摸出一个盒子扔给他,“给你个手机,我的号码应该在里面,回头有事打电话。”

“谢谢。”沈将权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一来就能收到这么贵重的东西。

“你原来在哪里上学?”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沈将权,沈羡毫无形象地往门框上一倚,问道。

“九...

+

「父子/年下」爹【一】

1

沈羡面无表情望着一片狼藉的卧室,对面坐着衣冠不整的林汐。

“为什么。”沈羡的表情冷的吓人。

“沈羡,离婚吧。”连一句多余的解释都没有,林汐说完,便穿衣离去,在门口留下的,是沈羡送的戒指,以及早已拟好的离婚协议书。

爱是极其不稳定的感情。

它会因微小的细节汹涌澎湃,能在巨大的困难面前坚若磐石,而有时,它却会被两三句话击的支离破碎。

沈羡面无表情的拿起笔,结束了这段长达两年的婚姻。

沈羡将房子和女儿都留给了林汐,这算是他对她最后的感情。沈羡在公司周围就近买了处三层小别墅,一个人过的倒也自在。

沈羡老妈知道这事后,叉着腰就开始骂林汐,两个小时都不带一句重复的那种,听得沈羡心里暗暗...

+

「父子/年下」爹【零】

0

当那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踩着红毯一步步走过来时,沈羡觉得那是整个世界。

“现在请问新郎:沈羡,你是否愿意娶林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请问新娘:林汐,你是否愿意嫁沈羡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沈羡将他所深爱的女人拉入怀中,这个陪伴了他高中与大学时代的女...

+

『米英』3018

「伪WW3 米日记 cp不明 扭曲爱慎入」
「几百年前的存货」
3008年9月27
战争。
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变动过的主题,而它现在又缓慢的苏醒,用干枯的手抑住了我们的脖子。
WW3。

3009年8月16
英雄作为合众国暂不参战,我的兄弟也选择了沉默,毕竟他很少有人注意。
欧洲早已打得不可开交,弗朗大叔为了战争居然剪掉了他引以为傲的头发,不过英雄一直觉得很丑。

3009年10月23
英雄不敢相信,那个强大到不可一世的伊万居然倒下了,在莫。斯。科被击垮后,他产生了大量内伤,王耀曾向他表示自己愿意提供帮助,但他选择了和向日葵一起沉睡在西伯利亚的极寒,看着他的身体逐渐消失,英雄竟有些失落---他死了。英雄以后也会这...

+

【阴阳师日常/多cp】这个寮欧的不对 和非有什么区别 『式神篇』
☆本章中未出现但打了tag的cp以后会出现,各位稍安勿躁。
☆ssr抽多了也是养不起的。
1
大家好,我叫顾羡,是这个宅邸的主人。大家都说我欧,但我并不这么觉得,每天晚上我都在和酒吞茨木等人赏花喝酒看月亮时惆怅的无法自拔:为什么我那看起来很多的欧气不用在正确的地方?!
2
例如,在那些年,大佬们打了鸡血似的给自己家含辛茹苦的姑姑打金銮鹤羽的时候,连姑姑都没有的我看着御魂三层捏大蛇捏出来的金光闪闪的衣服和一叉子对脸懵逼。
所以我羡慕的看着别人一脸幸福的回忆他们为给姑姑打衣服而一起努力的那段时光,并对他们表示表示自家姑姑穿上金銮鹤羽的时候还是个连...

+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好东西!

时潋:

反省反省
以及大纲真的很有用,能把画地为牢写完完全是因为那一本大纲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

+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