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年下」爹【十五】

15
沈将权看了看手机,翻开第一条消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直到第二条来了。
沈将权了然的哦了一声,内心还有点小失落。
买了荷叶鸡回家,沈羡正坐在电脑前工作,对于沈羡这种回家除了玩就是吃和睡的人来说,这可以说是他千载难逢的加班了,沈将权甚至想拿手机拍个照来纪念一下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
“崽子---”听到门响,沈羡回过头来,“带荷叶鸡了吗?”
沈将权向他晃晃手中的袋子,沈羡果断的放弃了工作,扑了过来。
“快!开吃!凉了不好吃了!”
沈羡扒了个鸡腿叼嘴里啃着,说话含糊不清:“崽子,你打游戏吗?”
沈将权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怎么玩,怎么了?”
“太好了!”沈羡眼睛都亮了起来,赶紧抓着他卖安利,“和我一...

+

「父子/年下」爹【十四】

14
宋堂是出了名的“活月老”,班里校外不知道多少对小情侣是因宋堂的一线牵在一起的。而此刻,月老大人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教练,这题超纲。宋堂内心流泪满面。
沈将权支着下巴打了个哈欠:“你不是说你有办法么?”
“容我想想……”宋堂有气无力,办法总比困难多这句话是不错,那也得有人想出来才行啊。
沈将权不抱任何期望地把头埋进臂弯,继续趴在桌子上思考人生。

“你还喜欢林汐不?”顾斓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手里的企划案,无厘头的来了这么一句。
“贼烦她。”沈羡没好气地把电脑里下载剑三时带的捆绑软件拖进回收站,“上次我怕是有毛病,她打崽子的时候我就该把她踢出去,讲真,感觉她好作。”
“这就对了,从现在开始你的生活里没她事...

+

「父子/年下」爹【十三】

13
“柳----和!”宋堂从后面使劲拍了沈将权一巴掌,“你今天怎么蔫不拉几的。”
“昨天收到了惊吓……”沈将权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喝可乐,“还有,我现在叫沈将权。”
宋堂想说些什么,但还是闭上了嘴。
宋堂还隐约记得,最初开学报道的时候,柳和……不,沈将权还是很沉默的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刘海很不利索的遮住了眼睛,和他搭话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多亏宋堂耐心十足,这才勉勉强强的成为了朋友。直到有一天,他进班的时候笑的很开心,从那以后仿佛变了个人,从一只安静的小鹿变成了……一只欢脱哈士奇,如果不是老师看在他成绩好的份上估计早就开除了。
“喜欢一个人该怎么办?”正在宋堂回忆过去的时候,沈将权突...

+

「父子/年下」爹【十二】

12

又是一个大好的周末,沈羡从床上起来只觉得身心舒爽,沈将权一大早就去图书馆了,顾斓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最近总喜欢天天跑他们家来蹭饭,刚开始沈羡还会给他两个白眼,现在就当作没看到他一样,该吃吃该睡睡。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顾斓扯着嗓子嚎叫。

“你闭嘴,”侧躺在沙发上的沈羡踢了他一脚,“你吵到我打LOVELIVE了。”

“哇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要是让公司的小迷妹们知道她们言情剧里走出来的总裁大人是个看里番的死宅...嘿嘿嘿。”

“收起你危险的想法.”沈羡手一抖MISS了好多,偏偏这时还进了个电话,沈羡只能放弃这场演唱会。

“沈羡你干啥去?”顾斓看着进屋换衣服的...

+

☆人体没有。细节没有。
☆我只是想画画我和我老攻而已。
☆姿势参考见p2。

“花萝好看吗?”
“没……没有……”

+

「父子/年下」爹【十一】

11
“爹,我喜欢你。”沈将权一脸认真的靠在厨房门口。
他想了一晚上,终于确认了自己对沈羡的感情,男人嘛,有事就应该大胆的说出来,于是他就说出来了。
“嗯我也是。”沈羡打着哈欠揉了一把沈将权的毛,“可以吃饭了。”
“我认真的。”
“我也是。”沈羡伸手将沈将权按到怀里拍了拍,表情凝重。
崽子这是……缺爱了?沈羡想想,林汐这几天一闹,他确实就没怎么管崽子了,崽子弱小孤独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沈羡疯狂脑补,心疼的拍了拍沈将权的背。
……来日方长。沈将权这么安慰自己。
“啧啧啧光天化日光天化日。”昨天在客房留宿的顾斓摆出一副倒了牙的表情。
“早饭没你份了。”沈羡端起起一个盘子走回厨房。
“别Σ”顾斓惊恐,他今天早上是饿醒的...

+

「父子/年下」爹【十】

10
“沈羡你是疯了吗!”顾斓的怒吼声从办公室传出。
“毕竟……”
“毕竟个屁!”顾斓粗鲁地打断了沈羡还没说完的话,“沈羡你今年三岁吗?先不说你我不一起签字你一个人没办法调动公司财产这件事,就算是你自己的钱,沈羡,700万!万!有人问你借700你都应该考虑一下!我知道你钱多,那还没富到把700万当7块使的地步!你傻饽饽吗?”
“她现在很困难。”沈羡仍然不死心。
“……哇那你很棒棒哦,你和她都活在狗血剧里吧?一个哭哭啼啼嘤嘤嘤的又扇巴掌又矫情,一个准备给扇了自己孩子一巴掌的人700万奖金?”顾斓都快气背过去了,往沙发上一摊,“没戏,沈羡我和你说想都别想,亏你还能腆着脸来和我商量,你再这德行我就把你踹门口水...

+

「父子/年下」爹【九】

9
“这里是我家,我让你出去为什么要答应你的条件。”沈羡看她的眼神像是看猴子。
“沈羡……”女人的声音变得柔和了些,“答应我一次好不好?”
沈羡一阵恍惚,隐约间他感觉自己回到了青涩的学生时代,而林汐,还是那个会红着脸给他塞巧克力的小女生。
女人的直觉是敏锐的,林汐察觉到沈羡情绪的变化,当即趁热打铁:“沈羡……我想你啦……不能来看看你吗……”
“……”沈羡看向林汐的眼神柔和了些,“你已经有丈夫了。”
林汐摇了摇头:“我和他现在都没有孩子,我不想给他生。”
沈羡下意识的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轻声道:“说吧,什么条件?”
林汐用涂着指甲油的纤细手指摸了摸沈羡的脸:“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肖渊的公司最近出现了...

+

「父子/年下」爹【八】

8

沈羡一大早起来只觉头昏脑胀,一点想去出门游玩的兴致都没有,跌跌撞撞的去卫生间洗脸,,却发现嘴唇肿了。

“美国这酒不是盖的啊......说烈果然烈.....我还从来没喝酒喝肿过。”沈羡一边戳着酒店提供的早餐一边向沈将权抱怨。

沈将权表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一边玩手机一边说道:“是啊,所以爹你以后少跑出去喝酒,酒量又不好。”

“嗯。。。”沈羡的声音有气无力。

----

经过林汐这么一闹,整个旅行都变的索然无味,随便玩了几天就回了国。浪了这么长时间,公司又折腾了一堆事,沈羡和顾斓又默默化身为勤劳的小蜜蜂,没日没夜的一头扎进文件中去了。

周六的早上总是让人提不起精神,沈将权睡到十点左右...

+

「父子/年下」爹【七】


7
“沈羡,好久不见。”女人笑着往男人身上靠了靠。
“你好,我是肖渊。”
“你好,沈羡。”沈羡连看都没看林汐一眼,和肖渊握了握手,便拉上沈将权转身离去。
沈将权感觉那脸色铁青的女人的目光一直在他身上游荡,沈羡把他拉到自己身前,挡住了女人的视线。
沈将权看着沈羡的脸,欲言又止,转身抱住沈羡,将头埋在他颈窝里蹭了蹭。
“爹,别生气了,对身体不好。”
沈羡没有像往常一样笑着摸他的头,他轻轻的推开了沈将权:“崽儿,我自己逛逛,晚上回去。”
“哦……”沈将权有些呆滞。
“沈羡我警告你,”顾澜眯起眼,“别做幼稚的事。”
沈羡没有回话,转身融入了繁华街头的人群。
“顾澜叔,那是谁?”
“你爹前妻。”顾澜有些心不在焉。
“……爹结过婚...

+

「父子/年下」爹【六】

6

“不是我说你,沈羡你看你一身懒肉!”

“我怎么记着我比你瘦?”

“......”顾澜一时语塞。

“放弃吧,”沈羡毫无形象地把腿往桌子上一架,“国庆节出门旅游,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人多的挤死你。”

“你不想去将权还想呢!”顾澜搬出杀手锏。

“崽儿!”沈羡扯着嗓子喊道,“国庆想出门旅游吗?”

“想!”沈将权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不一会人就出现在了书房门口。

“有想去的地方么?”

“随便啦!”沈将权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有星星,“爹去哪我去哪!”

沈羡一个鲤鱼打挺坐到电脑前,手指动作飞快:“去收拾东西吧,今天早点睡,明早九点的飞机。”

“你不是嫌国内人多吗?”顾澜调侃他。

“对...

+

「父子/年下」爹【五】

5
“爹爹爹爹爹爹爹!!!”沈将权捧着手机缩在教室角落对着话筒喊。
“怎么了……”沈羡的声音听起来像刚睡醒。
“考完试开家长会啊,一小时以后,别忘了。”
“好……”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沈羡挂了电话。

下午三点,家长陆陆续续的进了教室,沈将权站在教室门口,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沈羡。
沈羡衬衫的扣子开了两颗,西服外套随意的搭在手臂上,一看就知道又是上班时跑出来的,沈将权默默给辛劳工作的顾澜点了根蜡烛。
“崽儿,吃吗?”沈羡咬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问。
沈将权无语的摇了摇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抬手系好沈羡大敞的领口,“爹,做好心理准备。”
沈羡漫不经心的答应着,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教室,老师正拿着签到表巡视,一看到沈羡,赶...

+

渣反Disco

原曲:普通disco
在这普通的一天 冰妹做普通早点
普通的明帆门后咬手绢
端上了普通的面 亲师尊普通的脸
普通的清歌一脚踹穿屋檐
普通的渣反我们普通的摇
安定峰峰主被打的爹娘直叫
“漠北你再打我我也会报复的好不好?”
清萋眼睛一闭骂到妈的基佬

又是普通的一天 冰哥普通的上线
普通的冰妹让他赶紧滚远
普通的过了几招 房顶普通的烂掉
普通的修理哥一脸懵逼
普通的渣反我们普通的摇
冰哥冰妹见到师尊脸红心跳
“大王每天来这里做恋爱咨询好烧脑”
--来自完全被抛弃的后宫二号

普通的渣反我们普通的摇
尚清华居然说师尊不是好料
什么原装不原装的我根本没过脑
一口啐回去师尊他世界最好

普通的竹舍小床普通的摇
沈清秋普通的大喊冰河不要
师尊春...

+

「父子/年下」爹【四】

沈将权下午放学回到家里,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沈羡只穿了一件没扣扣子的衬衫躺在沙发上,两条白花花的腿翘的高高的,在空中晃啊晃,拼命地把冰袋往自己脸上蹭,一边蹭一边抱怨:“崽儿你回来了,我和你说,明明已经入秋了这挨千刀的天气怎么还这么热,电力公司一点都不关心我们这些劳累了一天的上班族的感受啊妈卖批,上午不检修电路下午检修个屁,这不明摆着吃饱了撑得吗,热死我了靠...”

*怕热√

*隐藏属性:话唠√

沈将权找了个视角比较好的地方假装喝水,实则偷摸摸地看沈羡。沈羡的身材很匀称,但比普通的成年男子要瘦弱几分,这大概也是吴晴女士恐吓的结果,由于长年宅在屋子里,沈羡的皮肤很白,有点像大病初愈的那种苍...

+

今天的联盟吃药了吗

☆自我猜测老叶抽烟原因 没有任何证据
2014
七月。
淅淅沥沥的小雨在窗外下着,穿着短袖的苏沐秋哆哆嗦嗦的从外面进来。
“冻死我了……这还是夏天吗……假的……”
“哈哈,”叶修摘下耳机嘲笑他,“没穿外套,傻了吧。”
苏沐秋没理他,走到电脑前坐下,插卡,上号。

九月。
“烫烫烫!”苏沐秋一边哀嚎一边吐掉了泡面。
“苏沐秋,”叶修表情的严肃,“我发现了个重要事实。”
“什么事实?”
“你可能是个大傻子,开水刚倒进去就敢吃。”
“那沐橙就是二傻子!”
“呸!你才二傻子!”看书的苏沐橙扔下书对她哥拳打脚踢。

十月。
“嘿嘿,苏沐秋你又输了。”
“至少我有一方面赢过了你。”
“什么方面?”
苏沐秋揽过一旁的沐橙:“我有如花似玉的妹妹,你...

+

「父子/年下」爹【三】

不知不觉间,一个月过去了,沈羡与沈将权的关系越来越融洽,宛若真正的父子一般,用顾澜的话来说,就是:“除了脸和身高,你两和街上走的没区别了。”

同一句话,一百个人听了一百种反应,沈将权一笑了之,沈羡则是跳起来把顾澜追着打。

身高是沈羡永远难以释怀的痛,虽说175并不算太矮,但在像雨后春笋一般可劲窜的沈将权面前......沈羡叹了口气,看着才14就快和自己一般高的沈将权痛心疾首。

沈羡的矮并不是基因问题,完全是沈家老母吴晴女士吓出来的,二十多年前,小沈羡每天都要吃好多好多东西,为了防止自家水灵的儿子长成一头猪,吴晴便告诉小沈羡:“我给你施了一种魔法,你吃一碗饭就会掉一块肉,掉完你就死了。”这...

+

「父子/年下」爹【二】

回到家里,沈羡飞速蹬掉了鞋袜,赤着脚往楼上走去:“崽儿上来看房间,拖鞋穿不穿都行,反正王姨天天拖地,干净。”

“哦哦。”沈将权应着,拎着包跟了上去。


“这里。”沈羡指着三楼的一间房,又简单交代了一下浴室和他卧室的位置,“还有什么问题吗崽儿?”

沈将权摇了摇头。

沈羡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拽住了准备回房的沈将权,从柜子里摸出一个盒子扔给他,“给你个手机,我的号码应该在里面,回头有事打电话。”

“谢谢。”沈将权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一来就能收到这么贵重的东西。

“你原来在哪里上学?”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沈将权,沈羡毫无形象地往门框上一倚,问道。

“九中,开学初二,现在放暑假。”

这一...

+

「父子/年下」爹【一】

沈羡面无表情望着一片狼藉的卧室,对面坐着衣冠不整的林汐。

”为什么。“沈羡的表情冷的吓人。

”对你没有感觉了,沈羡,离婚吧。“林汐说完,便穿衣离去,在门口留下的,是沈羡送的戒指,以及早已拟好的离婚协议书。

沈羡木然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宣布了这段恋情的终结。

这天,距离他结婚的日子,不到两年。

沈羡感觉自己真是一个失败的男人,女儿没了老婆跑了,事业有成有个屁用,当天沈羡便将这套倒霉房子挂到网上去售卖,用积蓄在公司附近买了一套小别墅,开始了飞快的搬家,不到一个月就在原来的小区没了人影。

沈羡老妈知道这事后,叉着腰就开始骂林汐,两个小时都不带一句重复的那种,听得沈羡心里暗暗叫爽。

随着...

+

「父子/年下」爹【零】

当那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踩着红毯一步步走过来时,沈羡觉得那是整个世界。

“现在请问新郎:沈羡,你是否愿意娶林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请问新娘:林汐,你是否愿意嫁沈羡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沈羡将他所深爱的女人拉入怀中,这个陪伴了他高中与大学时代的女人,成...

+

『米英』3018

「伪WW3 米日记 cp不明 扭曲爱慎入」
「几百年前的存货」
3008年9月27
战争。
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变动过的主题,而它现在又缓慢的苏醒,用干枯的手抑住了我们的脖子。
WW3。

3009年8月16
英雄作为合众国暂不参战,我的兄弟也选择了沉默,毕竟他很少有人注意。
欧洲早已打得不可开交,弗朗大叔为了战争居然剪掉了他引以为傲的头发,不过英雄一直觉得很丑。

3009年10月23
英雄不敢相信,那个强大到不可一世的伊万居然倒下了,在莫。斯。科被击垮后,他产生了大量内伤,王耀曾向他表示自己愿意提供帮助,但他选择了和向日葵一起沉睡在西伯利亚的极寒,看着他的身体逐渐消失,英雄竟有些失落---他死了。英雄以后也会这...

+

【阴阳师日常/多cp】这个寮欧的不对 和非有什么区别 『式神篇』
☆本章中未出现但打了tag的cp以后会出现,各位稍安勿躁。
☆ssr抽多了也是养不起的。
1
大家好,我叫顾羡,是这个宅邸的主人。大家都说我欧,但我并不这么觉得,每天晚上我都在和酒吞茨木等人赏花喝酒看月亮时惆怅的无法自拔:为什么我那看起来很多的欧气不用在正确的地方?!
2
例如,在那些年,大佬们打了鸡血似的给自己家含辛茹苦的姑姑打金銮鹤羽的时候,连姑姑都没有的我看着御魂三层捏大蛇捏出来的金光闪闪的衣服和一叉子对脸懵逼。
所以我羡慕的看着别人一脸幸福的回忆他们为给姑姑打衣服而一起努力的那段时光,并对他们表示表示自家姑姑穿上金銮鹤羽的时候还是个连...

+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好东西!

时潋:

反省反省
以及大纲真的很有用,能把画地为牢写完完全是因为那一本大纲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

+

酒吞x你


你看着黑漆漆的房间,轻轻把熟睡中的酒吞拍醒
“酒吞……”
“本大爷睡觉呢被你叫醒……怎么了……”他打了个哈欠茫然的看着你
“……陪我去上个厕所呗……我怕鬼……”
酒吞:“???????”
酒吞:“你让鬼王陪你上厕所因为你怕鬼????”

+

腿肉

六关少酒:

妖琴师是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他的院子里有只小狐狸崽。


本来就有只大狐狸,整日整日像是没断奶的小孩子似得围着他。


好在不吵就是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在榻上抱着自己尾巴滚做一团的小奶狐,小妖狐像是感应到他的目光,眨巴眨巴眼睛想要坐起来。


妖琴师啧了一声,重新用被褥把小家伙裹起来,然后自顾自的开始弹琴。


窗外在下雪,风夹着冰晶透过窗缝,咿呀作响。


妖琴师手一僵,不由得看向风源。


小道的石缝里结了霜,冬日的樱花树桠上压着薄薄一层细雪。


其实这里本来没有樱花树,妖琴师醉心音律,没时间关心这些身外之物。...


+

成功的痴汉三十题

洛音:

大概就是痴汉崽抱得阿琴归吧wwwww
人物是网易粑粑的,ooc是我的。
上次被河蟹了这次试着隔一下词?
不嫌弃烂文笔的亲们感谢观看qwq


1.偷/袭
妖琴师凭借自己的高速躲开了妖狐突如其来的拥抱。
2.手指
“阿琴首先吸引小生的地方,是那双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手啊。”妖狐望着树下拨琴的妖琴师,嘴角勾起一抹满足的笑。
3.发
妖狐想摸摸妖琴师柔顺的白发,却被妖琴一掌拨开。
4.无法遏制的思念
被晴明派去做任务的三天里,莹草听见妖狐提到了不下100次妖琴师,并对此表示:很想怼死这只处于恋爱中的基佬。
5.跟踪
妖狐自我安慰着妖琴师没发现他每天的跟踪行为,却不知妖琴早已了解,只是懒得赶他。
6.偷画
“美...

+

我不正经,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

【阴阳师】非洲的我和欧洲的室友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1.
室友在我持之以恒前仆后继地安利下,终于入了阴阳师这个大坑。
然而第二天我就后悔了。
因为她开始玩的第一天,就抽到了三个SSR。
茨木,妖刀,酒吞。
阿西吧,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该用什么姿势捅死她,在线等,急。

2.
“你TM怎么做到抽那么多SSR的?”作为一个到了六十级依然只有酒吞儿子的非洲人,我看她仿佛就在看一个会说话的奇迹。
“就随手画咯。”她耸耸肩,顺手开了张符画了个五角星。
神眷!SSR!茨木童子!
徒手抽茨木啊卧槽!!!她一定是网易爸爸的七舅姥爷的三外甥女!!!

3.
在亲眼见识了室友空手套茨木的奇迹后,我对她的欧洲血统坚信不疑,狠狠心跺跺脚咬...

+

今天的联盟吃药了吗

“黄少黄少”午休的时候 卢瀚文突然跑过来“霸图战队真的是在青岛吗”
“对啊”黄少天一愣“Q市可不就是青岛吗?”
卢瀚文若有所思“我一直以为是在青藏高原”
黄少天突然脑补了霸图那四个人穿着一条袖子的大棉袄站在山巅的情形
妈的 辣眼睛

+

意义

#仅为个人观点,拒绝撕逼#
#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好累。”
“退圈,勿念。”
这样的消息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了小窗,当初一起走过来的关系也好,扩列扩的列表也罢,一个接一个的悉数消失在了视线里。
看着空间越发冷清的动态,我不禁想,图什么?我们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我们为什么会进这个圈子?因为喜欢,可是从什么时候起,这种喜欢变成了一种负担?
我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当初刚接触到这个圈子的时候,整天整天的在空间刷自己喜欢的段子和文,扩到一个同好就能开心的聊好久,但如今,越来越乱的人际轰炸着消息,空间里挂人和撕逼的消息不断,段子和条漫却越来越少,我们自以为纯净的圈子早已变得和现实差不多了。
我很羡慕那些可以在其中安然...

+

今天的联盟吃药了吗

索克萨尔鉴定:
1.长发飘飘
2.长裙拖地
3.有魔法棒
鉴定结果:索克萨尔是小仙女

错误查找:索克萨尔是白发飘飘

更正结果:索克萨尔是老仙女

+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