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喻黄」思念所需的时间『7』

7

秋分后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一场秋雨一场寒,这淅淅沥沥的四五场小雨下来也降了十几度,比起出门,在没有课的上午周泽楷更愿意在


被窝里多呆一会。

轻轻的叩门声阻止了周泽楷想继续睡下去的念头,听敲门声就知道是喻文州。喻文州的敲门很有特点,右手半握拳,用指关节轻碰三下门板


后便耐心等候,许久无人应答才会再次抬手敲三下,不像张佳乐和黄少天,非得张牙舞爪地边拍门边叫直到你开门为止。

周泽楷飞快地下床开门后又一溜烟地跑回去,整个过程不到十秒,喻文州把风衣裹得严严实实,关门后很不客气的把冰凉的爪子塞进周泽楷


衣服。

“嗷!”周泽楷惨叫一声,“What are you doing Micky!?"这么长的感叹句足以表达他受到的刺激。

“让你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温度。”喻文州笑的挺温和,可咋看咋欠抽。

“你来干嘛?”周泽楷看喻文州的眼神不友好极了。

“我们楼跳闸了,暖风机用不了。”喻文州将手放到暖风机前搓,“今天又冷了。”

“下雪?”周泽楷眼前一亮。

“噗,”喻文州的脸冻的有些红,“笑起来像个小孩子,”小周,这可是南方,入冬后都没见过几次雪,现在还是秋天哦。”

周泽楷没回话,把裹着的被子紧了紧。


“哇呀呀呀.....”黄少天把脖子缩进外套,“好冷啊.....下完雨还偏偏没太阳.......”

“少天这么怕冷?”一个穿着大衣的男人凑过来,想捏一些黄少天的脸,却被他躲开了。

你干啥,黄少天瞪他。

“当然是看看自家儿子长胖没有喽。”

“滚,”黄少天给了叶修一个白眼,“太冷了不想跟你吵.......”黄少天突然把叶修拉到一边,望向宿舍方向。

“我去!你干嘛?”叶修被拽了个趔趄。

“嘘,”黄少天盯着前方从楼里出来的人,“喻文州怎么来这里了?”

“这不是手残吗?”叶修眯起眼。

“手残?"

"全系出了名的写字慢,每次记笔记都跟不上。”

“你两一个系?”

不然呢,叶修反问。

黄少天深知自己吵不过他,目光回到喻文州身上,喻文州正走到拐角处,一侧身便消失在了黄少天的视线里。

“手残就是小周对象?”叶修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嗯...”黄少天低低地应了一声,细若蚊鸣。

“文州挺好的啊,怎么了?”

“屁咧!”黄少天想反驳,但又不知如何开口,只能支支吾吾的搪塞,“...总之不是什么好人。”

“啧啧,”叶修也不喜欢刨根问底,“反正和哥没关系,哥有沐秋。”

“秀恩爱死的快。”黄少天表示不屑。

叶修和苏沐秋是学校里公认的最能秀的一对,苏沐秋随便说一个他两的故事都能甜倒一片人:

“我当时给阿修唱南山南,他问我南山为什么没有墓碑,我说我们以后一起埋在那里就好了啊。”

黄少天回忆起了那些被闪到瞎的经历,摇了摇头。


“可是少天,小周的选择,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叶修问的漫不经心。

黄少天一愣,他这天来心心念念的谜底被揭穿,黄少天一直反复的催眠自己,自己的本意真的是为了他好。只是他忘了,周泽楷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生活,他以何身份,有何权利去干涉?

呼吸的声音在沉默间格外的重,揣摩不定的心事被点透,随着吐息一起在嘴边化作云岚,散在嘈杂而无奈的空。

好冷,黄少天想。

被看穿的冷。


评论
热度(29)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