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KIRKLAND OR GEK?『10』

10

伦敦的空气里总是有挥之不去的潮湿,黏腻的空气夹着夜莺的歌唱。昨夜下雨了吧,看着地面上的积水,那里映出了我的影子,苍白的,瘦弱的,有些不堪一击,很符合大病过后的模样。街上的商店紧锁着大门,是不愿迎接我吧,啧,我抬手敲打着不知填充着什么的脑子,凌晨5点我能在街上看到什么开着的商店,我是不是该像阿尔弗雷德说的那样去医院看看。 

天色昏暗,让我有了些这是傍晚的错觉,我抱着新换了镜头的相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抓拍,这几天实在是昏昏沉沉的没有心思动手机,以至于昨天才发现弗朗西斯的短信,他告诉我有投资商有意让我办一场摄影展,我没有理由拒绝,毕竟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摄影并不是什么高尚的职业,和那些千千万万的人一样,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努力奔波,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大部分活下去是为了享受死亡的过程,享受着自己的生命被慢慢消磨,品味着时间在愉悦中流逝,看起来似不如直接见耶稣来的痛快,但是总是有人已他为荣,荣耀到最后还不是一捧泥土,我嘲笑并遵守着这不知谁定的规则。

 日出的光扫过我的眼,留下了一块被烧灼的黑色,在眼前晃来晃去,我意识到是时候回去吃早饭了。 为了不吵醒大概在睡觉的阿尔弗雷德,我将开门的声音放的很慢很轻 ,却发现他在房间里打游戏,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着实是有点在自娱自乐,有些懊恼地踢了他一脚,他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被吓了一跳,大口喘息着:“呼。。。。。亚瑟。。。。。你吓死我了。。。” 

“吃饭。”我盯着他。

 “过会我定外卖。”他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我有些不悦的皱眉:“不要总是吃垃圾食品。” “好吧,”他不太满意的嘟囔着,“都是面包加点蔬菜和肉,实在是不知道三明治比汉堡好到哪去。” 

我扯开一袋全麦面包,“至少没经过油炸---比你那些东西好多了。”

 “哦哦,”他漫不经心的看着那堆培根和芝士,将油倒到锅里,“可是这也要油炸,我指培根。”

 “至少比你那不知道什么东西做出来的玩意好。” 我提高了声音。

“好吧,”他懒得与我争吵,将肉片放进锅里。

 “你要办摄影展?”他咬着三明治有些含糊不清。

 “嗯。”我盯着面前盘子上西红柿的白色纹路,将它戳进嘴里。

 手机想起了短信提示音,是默认铃声,我不想浪费时间去干无关紧要的事,即使阿尔弗雷德嘲笑过我很多次老古板。 

点开带着蓝点的信息,是一封令我意外的简讯。

 “有兴趣来中国看看吗?---王耀”

评论
热度(4)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