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喻黄」思念所需的的时间『2』

2
☆又来⋯⋯
周泽楷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他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的躺在酒店的床上,起身时腰部酸痛,几乎走不了路,身后传来隐隐的胀痛感,锁骨上散落着几枚鲜红的痕迹,不用想也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周泽楷茫然的坐在床上,努力去回想昨天记忆里的零碎片段却一无所获。
未知的恐惧笼罩着他,他不知道昨天喝醉后和谁做了什么,当然与xing有关,但是是什么类型的就一无所知了,要是是单纯的寻找快乐也就罢了,要是被拿来做商业或者是威胁的手段。。。。。。周泽楷不敢再想下去。
"啪。"什么东西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周泽楷寻着声音找去,是一个项链,水滴形状的,周泽楷抱着我也要占你点便宜的小孩子心态,将它戴在脖子上,手机响了起来,是黄少天。
"周泽楷你跑哪去了!?黄少天的声音疲惫而气恼,"今天早上发现你不在我快疯掉了好吗电话也打不通我和张佳乐学校都快找遍了我还去了那家酒结果老板说你和一个男的走掉了你能体会本少那辛辛苦苦养的白菜被猪拱了的心情吗?话说回来你到底干嘛去了?"
"。。。。。。先回去。"周泽楷说完就挂了电话。
"所以说你根本不知道你和谁做了?他还给你留了个破项链,这可是用你的贞☆操换的啊好吗要我我肯定不干啊你第一次去酒吧还把自己初 ☆夜搭上了还他/妈是个男人!"黄少天越说越气,最后还砸了个玻璃杯。
如果不是你拉着我去酒吧会发生这样的事?你还好意思现在来说我?周泽楷一声不响的站起身来,顺便重重摔上了门。
黄少天对着一瞬间变得空空的床位有些发愣,周泽楷。。。生气了?也对,要不是他把他推进去的话。。。。。。黄少天坐在床上有些发愣,他在害怕,害怕周泽楷就这样不理他,害怕周泽楷就这样留下了阴影,空荡房间里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别他/妈让我找到你,混/蛋玩意。"

周泽楷再次回到宿舍时黄少天已经离开了,桌子上留了外卖和一管药膏,外卖还是热的,看样子是刚到不久,周泽楷现在有些后悔对黄少天摔门了,他其实才是最关心自己的人,但还是对黄少天冲他大吼的行为有些不快,决定拖到黄少天先来找他。
周泽楷想避免和黄少天见面的尴尬,决定去图书馆打发一下时光,摸出了那本被讽刺为"艺术生专用装逼书籍"的《时间简史》下了楼。
看完了时间简史,周泽楷差不多是个废楷了,几乎只是单纯的翻了所有的页数,没看进去几个字,百般无聊的在书架之间穿梭,宛如幽灵。
"小心!"一个男声大喊着。
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声巨响过后只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即便坐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一个男人从梯子上跳了下来,拿走周泽楷身上的书,很是担忧的问着。
周泽楷摸摸自己被砸的有些懵的脑袋,好像有些淤青,但还是小声回答道"。。。没事。"
"你这里有点青啊。。。"男人皱起了好看的眉眼,"我还是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
周泽楷倒也没推辞,毕竟他反正是肯定要去的。
"对不起啊。。。"看着周泽楷发青的额角,男人很是抱歉的微微欠身,周泽楷继续摇头。
上完了药,男人才略微松了一口气,邀请道,"怎么说也是我干的,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
周泽楷一听有免费的饭蹭,就点了点头。
等到了餐厅落座之后,男人才想起了什么,将白衬衫卷起至小臂,对着周泽楷笑了笑开口:"刚刚忘了做自我介绍,我是金融系的,我叫喻文州。"
"周泽楷,我也。"周泽楷想告诉他其实自己也忘了做自我介绍,但喻文州能不能顺利的接收到他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另一回事了。

评论(1)
热度(16)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