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KIRKLAND OR GEK?『8』

8
"亚瑟!"阿尔弗雷德的喊声从远处传来,他气喘吁吁的单手撑着长椅的椅背,语气有些不快,"不是说好的和爸妈一起聚餐的吗?"
"是,父母。"我顿了顿,深呼吸一下又继续,"我爸你妈。"
"嘿,这我当然知道,但是。。。"他急于反驳我的观点,但很明显并没有有利的证据来证明我是错的。
"哦上帝,"我有些生气,"你明明也很讨厌他们这种行为的不是?为什么还装作很无谓的样子和他们交谈?是怂了吗?你在怕什么?"
阿尔弗雷德脸色变的阴沉,不知我哪个字眼刺痛了他,他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HERO只是想和他们正常相处而已!这叫策略!"
我冷笑,"策略?你?"
他揪了揪头发,"我不明白,"他按着我的肩膀大喊,"你到底在固执些什么!"
高分贝的呼喊砸在耳膜,我眼前有些发黑,险些坐到地上,"固执?我自认为有好好当儿子,比某个断绝关系出走的好多喽!"
对于我的讽刺,他难得的平静了下来,"亚瑟,"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他这样笑,苦涩的,成熟了的笑容,"我们是不一样的,你的自认为不太对哦。"
我并没有被他的正经骗到,相反,饶有兴致的反问,"那你倒说说哪里不一样,都是人。"
"感情。"他回答的很快,"HERO有喜怒哀乐,而亚瑟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除了有时会生气,一点都不像人类。"
我愣住了,原来我不像人类吗?阿尔弗雷德的话像一颗种子,种在了我的大脑里,在那里发芽,根须像四周伸展着,将那里布满黑色的根,又在玫瑰绽放的那一刻猛的抽紧,然后将情感拽了出来。
不安与恐惧积攒着压在眼眶,潮湿到发涩的眼球下方滚出了什么,是感情吧,我猜测,我注视着地面,那块地被水滴染上了斑驳的深色,只是下雨了,我欺骗着自己。
没事的,没事的,悲伤吗?痛苦吗?一切都会过去的,亚瑟,亚瑟,你会好起来的,会的。

评论
热度(5)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