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RKLAND OR GEK?『7』

7
我再一次睁开双眼时看到了刺目的阳光---阿尔弗雷德把窗帘拉开了,这令我想享受一下床铺余温的好心情荡然无存,我焦躁的扯过窗帘去盖住那该死的阳光,哦,令人讨厌的东西,只会带来炎热和无限的烦躁,相比之下,雨可就好多了。
"亚瑟!"阿尔弗雷德没有敲门便进了我的房间,我有些不悦,"怎么了?"
他察觉到了我的情绪但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他对我阴晴不定的脾气倒是习以为常,"老爸让你晚上出去来一顿家庭聚餐,当然,我也要去,"他用命令般的口吻说,而我向来不喜欢别人这么对我说话,"亚瑟你也应该去见见你父亲了,毕竟他还是为你的生命提供了个细胞的。"
"和家里断绝了关系的人没资格说我。"
"好吧,"他随意的坐在椅子上,差点碰撒桌子上的柠檬水,"哦。。。我想我们得一起出现,来证明我们在并没有吵架的和睦相处。"
"呵,"我发出了一个鼻音来嘲笑他,虽然我觉得这有些奢侈,"如果两个成年人还每天都以吵架为乐的话,他们真该去医院看看。"
"你和你爸原来不就是这样吗?"
"呃。。。"我愣了一下,然后猛然答应了他的请求。
"我去。""啊?"
"我说我会去的,聚餐。"
"酷!"阿尔弗雷德看起来很高兴,"Hero就知道你会同意,老爸一定会很高兴吧!"
阿尔弗雷德去打电话通知父亲我会去,我躺回床上,我并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在打什么小算盘,但是我很清楚一点:如果父亲的这次谈话是为了让我搬回去住的话,那大可不必费心,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家庭聚餐的地点我们一般都选择西餐厅,这次也不例外,母亲还在的时候我们家也经常举办这样的活动,但现在聚在这里的已经不叫家庭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阿尔的母亲长得很漂亮,不是我想象中那种热辣的女子,她像个小姑娘一般留着齐腰长发,身着长裙坐在对面,今天的父亲看起来还不错,哦,感谢上帝,他终于有个说的过去的样子了。
"亚瑟,"父亲沉沉开口,说出来的字句都像是蕴酿的了,"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他用手拍了拍他新妻子的肩膀。
"叫什么?"我装傻,"琼斯女士?阿尔弗雷德的母亲?"
"亚瑟!"父亲将声调提高些许。
"怎么?"我不甘示弱。
"他是你的母亲!"父亲有些恼怒,看着十分滑稽。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放下刀叉离开餐桌,"多谢款待,柯克兰先生。"
"回来!"父亲的咆哮在身后响起,我的脚步却越来越快,跑到了离餐厅大约一条街的距离,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看在蔚蓝色夜空中垂死挣扎的云。

评论
热度(6)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