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KIRKLAND OR GEK?『5』

5
我打量着艾米丽---阿尔弗雷德电话里的甜心。清爽的沙金色波浪短发上别了一个星型的镂空发卡,被毛边牛仔短裤所包裹的紧致大腿,套着一个与阿尔弗雷德同款的外套。我拿起相机向门口走去。
"亚瑟,你要去哪?"阿尔弗雷德叫住我,向艾米丽递了一杯可乐。
"去照相。顺便给你们制造些空间。"不等他回话,我就匆匆关上了门。
我麻木的数着街上的大理石地砖。汽笛与人群的声响是指甲上涂了干涸血液的手,一下一下地抓着耳膜。
我捂住耳朵蹲下身去,视线像一个接触不良的黑白电视,一片昏花,我带上耳机,用皮革把那些该死的阻挡在外。
站在桥上拍了一张杂乱的人群,都是金黄的头发,一个扎着长发辫的东方人格外显眼,而他现在正向我走来。
"先生。"我拦住他。
"怎么了阿鲁?"他有着特殊的口癖。
"其实。。。"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我在找模特。。。嗯。。。你很特别,所以。。。当然了报酬是会给的。。。"
"我可以当一下阿鲁,"他聪明的理解出了我凌乱语序中的句子,"不过我不是专业的。"
"那不要紧。"

一个东方人穿着悠远而神秘的古装站在伦敦的桥上,白色的汉服与钟楼格格不入,像是硬生生嵌进去的,我把他的身影修的有些透明。
"你在制作灵异照片?"
"嗯。。。艾米丽小姐,我不这么认为。"
"好吧,"她耸耸肩,像极了阿尔弗雷德,"不过它们真棒!"
"亚瑟的照片一直很棒!"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阿尔弗雷德随意的勾住了艾米丽的肩,"这是你新找的模特?哪家公司的?"
"不,"我看了一眼桌上的名片,"是大街上碰到的中国留学生,叫王耀。"
"唔。。。"他思考了一下,"看来他信任你。"
"也许吧。"


阿尔弗雷德送走他的女友后已经十点了,我仍然在修今天的照片,欧洲景与东方人,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却有格格不入的美,就像一株毫无生机的枯藤开出了雪般的茉莉。金色的光是禁锢他的枷锁,将他永远的困在了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我用邮件向他表达了我的思想并征求他的同意,他的答复出乎意料的快。
您不过是在阐述事实罢了。

评论
热度(5)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