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KIRKLAND OR GEK?『0,1,2,3』

0
阿尔弗雷德朝我伸出了手,我看到了他的惊慌。
"不。。。亚瑟。。。"
我向后倒去,他伴随着如血的夕阳在视野里缩小,叫喊声与破空声纠缠着敲打在耳膜,我用眼皮挡住红阳,在黑暗中体验下坠的快乐并被其吞没。
完美。

1
我梦到了自己的死亡。

2
我讨厌声音,尤其是人类的,为此我初中时曾试图戳破自己的耳膜--因为无法忍受嘈杂,不过被制止了。
"疯子。"

3
上帝总会派人来拯救没救的人,阿尔弗雷德就是,在我20岁那年,我的父亲爱上了他的母亲,噢,那个无可救药的男人全然不顾上个月才成为一盒骨灰的妻子与她结了婚。
我父亲把那个女人带回家的当天我就搬回了学校宿舍,浑浑噩噩的毕业后阿尔弗雷德找上了我,让我和他一起住,他说他得到了他父亲的遗产后就和他母亲断绝了关系。
我惊愕与他的决绝,他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不知疲倦且令人烦躁的,像一只金毛寻回犬,这让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他的房子远离市中心,那时,我的照片在摄影界中小有名气,正需要大量的精致作品来稳固地位,房子周围浓郁的伦敦风情为我提供了素材。


*这三章大概都是引子 接下来正文就要开始了 

评论(2)
热度(8)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