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年下」爹【六】

周六的早上总是让人提不起精神,沈将权睡到十点左右才从床上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沈羡不在,应该是去上班了,沈将权下楼准备去厨房翻点吃的,光脚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响,正当沈将权与一盒怎么也打不开的酸奶奋斗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乔姐?”沈将权跳下椅子跑去开门,“是忘带钥匙了吗?”

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站在门外,是林汐,她看到沈将权也是一愣,抿了抿涂着鲜艳口红的嘴唇,柔声道:“请问...沈羡在吗?” 

“不在。”沈将权靠在门框上,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继续与酸奶做着斗争。

“你是...”林汐的脸色变了变,但还是保持着温和 。

“他儿子。”

林汐愣住了。

她一直是个任性的女人,明知沈羡已经对她心如死灰,却还是妄想着沈羡会恋恋不舍,而站在她面前的沈将权,正残忍地向她宣布着不可逆转的事实。

没了他,沈羡有房有车有儿子,照样过的好的很。

不满,怨恨,与自欺欺人的尴尬铺面而来,捂得林汐几乎喘不过气,一气之下她把手高高扬起,“啪”地一声,扇在了沈将权脸上。

“不可能!”她大喊,险些破了音,慌张地想找个借口来证明一切都是假象,沈羡依然爱着她,“他哪来的这么大的儿子?!”

“养子,养子。”沈将权将被打的脸用冰酸奶敷了敷,“阿姨你冷静点。”

情绪失控的人向来口不择言,林汐冷哼一声:“哦,外面的野孩子啊,让开。”

沈将权当然不甘示弱:“为什么我要让开?”

林汐正欲发作,却听楼上传来一阵巨响,沈晴“嘭”地拉开房门。倚在二楼栏杆上,面色阴沉:“哪来的狗在楼下狂吠。”

林汐与沈晴只在婚礼上见过一面,那时沈晴妆容精致温声细语,跟现在熬夜写论文顶着两黑眼圈半死不活的模样判若两人。

“你谁啊?”见沈羡屋里又出现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林汐下意识开口质问。

“令尊。”沈晴对林汐没什么好脸色,她看向沈将权被打的脸,已经有些肿了,“给你爹打电话,叫他自己滚回来处理。”她披了件外套下楼,打着哈欠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10分钟后,沈羡一个神龙摆尾停在门口,车轮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响,连车库都没进,沈羡便急吼吼地扑进门来。

“崽儿!”

沈晴摇摇晃晃的往楼上走去:“你的亲亲前妻刚扇了你大宝贝儿子一巴掌,你自己看着办,我睡觉去了。”

沈晴刚才一直坐在客厅,是为了防止林汐再欺负他,想到这里,沈将权不禁有些感动。

沈羡扳起他的脸,面颊上果然有出浅红的掌印,虽然不是很重,但还是把沈羡心疼的不行,把沈将权揉了又揉。

“沈羡……”林汐小声唤着。

沈羡头都没回,指了指门:“不送。”

林汐也觉尴尬:“……回头再找你好了。”说完便逃也似的出了门。

“她如果再来就别开门了。”

“嗯。”沈将权点点头,眉眼间是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

看来爹是比较在乎我的,沈将权美滋滋地想。

------
“我说的是事实。”吃完早饭,顾斓开始肆意妄为,“你看你两那恩爱样子,跟小别胜新婚似的。”
“呦呵?吃醋了?没事,爸爸也爱抚你一下。”沈羡狠狠薅了一把顾斓的头发,“开心吗,儿子?”
沈将权趁机喊了顾斓一声哥哥好。
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顾斓只有一股举起火把的冲动。多年以后,还是在这个客厅,看着对面的两个人,顾斓只叹当时自己太年轻,为什么没有把这两犬类杀手一把火烧死。



评论(1)
热度(15)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