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年下」爹【五】

5

“够晦气。”沈羡暗骂一句,“怎么哪都有她。”

回到酒店,阴了一下午的天终于开始掉小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窗上,沈羡很喜欢潮湿的空气,泡了杯咖啡坐阳台赏雨去了。

“爹。”沈将权举着可乐,拉开椅子坐在沈羡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呀?”

“什么女人?”沈羡举着咖啡的手一僵,开始装傻。

“我捡东西时在茶几底下看见过你们的合照……是她吧?”沈将权问的小心翼翼,生怕沈羡生气。

沈羡沉默了雨滴打落在头顶的遮雨玻璃上,碎了,还有几丝顺着风飘进阳台,许久,他才哑声道:“我前妻,林汐。”

沈将权应了一声,他双手撑着栏杆,从阳台向下俯视,可以看见纽约的繁华一角。

“爹我们明天去逛逛那里吧!”沈将权随手指了一处建筑试图岔开话题。

“……你想去美容院?”

“……这个……那个……”

沈将权小小年纪体验到了百口莫辩的人生。

在顾澜的强烈反对下,沈羡放弃了在美国疯玩半月的危险想法。玩了几天便回国去了。浪了这么长时间,公司又折腾了一堆事,沈羡和顾斓默默化身为勤劳的小蜜蜂,没日没夜的一头扎进工作中。

-------

又是一个大好的周末,沈羡从床上起来只觉得身心舒爽,沈将权一大早就去图书馆了,顾斓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最近总喜欢天天跑他们家来蹭饭,刚开始沈羡还会给他两个白眼,现在就当作没看到他一样,该吃吃该睡睡。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顾斓扯着嗓子嚎叫。

“你闭嘴,”沈羡手一抖MISS了好多,偏偏这时还进了个电话,沈羡只能放弃这场演唱会。

“沈羡你干啥去?”顾斓看着进屋换衣服的沈羡问。

“我姐回来了,我去接一下。”

-------

沈羡的姐姐叫沈晴,是个医生,刚从国外研学回来。本来当初沈羡开公司是想叫上她的,但人姑娘一心救死扶伤,只要沈羡开的不是医院,她死都不要和他一起干。沈羡和朋友提起沈晴时,他们都说,这样一个善良的好姑娘一定很温柔,听得沈羡心里连翻白眼,假的,都是假的,他亲眼看到过这个善良的好姑娘提着高跟鞋把试图抢劫的小混混打的吱哇乱叫。

沈晴170的身高,踩着5CM高跟,在人群中很是显眼。沈羡一下就认了出来,冲她挥挥手,沈晴拖着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健步如飞,没打招呼,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问。

“你离婚了?咋回事啊?给我讲讲呗?”


回到家里,顾斓不知道上哪浪去了,沈羡在烧壶水的空档,给沈晴讲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靠?”沈晴的声音骤然拔高,“她当着你面出的轨?”

沈羡点点头,将刚沏好的茶递给沈晴。沈晴接过来喝了一口,再开口,矛头却指向了沈羡:“你也是有病,还把房子闺女都给她。”

“我……”沈羡苦笑。


“对一个给你扣了青青草原的人这么好干嘛,要我我屁都不给她。”沈晴靠在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抬手拍了拍沈羡的脑袋,“羡儿站撸,姐姐裙子让你埋头哭。”

“……”沈羡无话可说。沈晴还想接着说些什么,门口传来一阵响动。

“爹我回来了。”沈将权抱着一摞书艰难的从门口挤了进来,把书堆在了鞋柜上。

“呦这就是那孩子,长得不错嘛。”沈晴对沈将权笑了一下。

“爹...这是?”看到沈晴沈将权也是一愣。

“你叫她姑...”沈羡话还没说完,搞事情不嫌事大的沈晴一巴掌呼开他,抢先道:“我和你说,我是你新妈妈,你看咋样?”

沈将权眼睛猛的睁大,甚至有点小期待:“真的?”

“听她胡扯。”沈羡翻白眼眼珠子快翻出来了,“这是我姐,你该叫姑姑。”

评论
热度(13)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