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年下」爹【三】

3

一个月过去了,沈羡与沈将权的关系越来越融洽,用顾澜的话来说,就是:“除了脸和身高,你两和街上走的没区别了。”

同一句话,一百个人听了一百种反应,沈将权一笑了之,沈羡则是跳起来把顾澜追着打。

身高是沈羡永远难以释怀的痛,虽说175并不算太矮,但在像雨后春笋一般可劲窜的沈将权面前......沈羡叹了口气,看着才15就快和自己一般高的沈将权痛心疾首。

沈羡的矮并不是基因问题,完全是沈家老母吴晴女士吓出来的,二十多年前,小沈羡每天都要吃好多好多东西,为了防止自家水灵的儿子长成一头猪,吴晴便告诉小沈羡:“我给你施了一种魔法,你吃一碗饭就会掉一块肉,掉完你就死了。”这话立竿见影,从此以后,每到吃饭时,小沈羡死活不上桌,一边哭一边喊:“我不想死!”这件事导致了沈羡童年严重营养不良,那段时间没长上的身高,直到现在也没补回来。

在顾澜断断续续快笑咽气的描述中,沈将权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从那往后的三天里,看沈羡的眼神都带了一丝怜悯。

知道了真相后的沈羡自然又把顾澜打了一顿,并勒令他不许再告诉沈将权任何黑历史,却不知道顾澜早就说了个遍。


---


“崽儿,”沈羡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吃薯片。


“嗯。”沈将权点点头,把收拾好的书包扔到了门口。

“得嘞,你上学,我上班,各司其职。”为了陪沈将权,沈羡已经在家里当了一个多月的无业游民,,公司的事全扔给了顾澜。

真不知道要被他敲诈多少,沈羡想。


---

【崽,中午我回不去,乔姐过来做饭。----沈羡。】

沈将权合上手机,打开家门,一股饭菜的香味飘了出来,沈将权走向厨房,决定先和乔姐打个招呼。根据沈羡的称呼,沈将权猜测,这应该是个和蔼能干的中年女人。打开厨房门,想象中带着围裙,眼角微微有些许皱纹的大妈并没有出现,取而带之的是一个穿着开襟白色丝质外套和紧身牛仔裤的热辣女子,她没有化妆,但仍然足够好看。

“乔……姐?”沈将权不可思议的轻声叫道。

“嗯?”女人回过头,看到了缩在厨房门后的沈将权,“躲什么,出来吧。”

沈将权呆若木鸡的看着她。

“我是王昕乔,你家打扫卫生的。”王姨手一翻,锅里的菜肴悉数进了盘子,“你跟沈羡的反应兼职一模一样,当初他看到我的简介雇我来时,还以为我走错了门,直到我拿出身份证才肯放我进屋。”

沈将权还是有点不可思议:“那你为什么要干这个工作?”

王昕乔将筷子塞到沈将权手里:“我一年和男友分手赌气来到这里,扔了原来的工作,刚好碰上个招工的保洁公司,就想着先干着,回头慢慢找也不急,结果发现在你们家干活的工资比普通职员都高,索性不走了。”

沈将权有些小失落,他本以为能听到什么被黑道追杀掩藏身份,要在人间寻找秘宝之类的原因。

王昕乔敲了他脑袋一下:“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的故事这么无聊。”

“不是不是。”沈将权连忙摇头,“只是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而已。”

-------

沈将权下午放学回到家里,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沈羡只穿了一件没扣扣子的衬衫没骨头似的瘫在沙发上,像身体被掏空一般有气无力的抱怨:“崽儿你回来了……我和你说,明明已经入秋了这挨千刀的天气怎么还这么热……电力公司一点都不关心我们这些劳累了一天的上班族的感受,上午不检修电路下午检修啥啊……这不明摆着吃饱了撑得吗,热死我了靠...”

沈将权找了个视角比较好的地方假装喝水,实则偷摸摸地看沈羡。沈羡的身材很匀称,但比普通的成年男子要瘦弱几分,这大概也是吴晴女士恐吓的结果,由于长年宅在屋子里,沈羡的皮肤很白,有点像大病初愈的那种苍白,但气色却很好,腰腹也没有什么肌肉,估计也是拜宅所赐。

沈将权正欣赏着芊芊细腰,腰的主人半死不活的发话了:“养崽千日,用崽一时,快,崽儿,冰箱,可乐……”沈羡呈“大”字瘫在沙发上,像一条虚弱的咸鱼。

“好。”沈将权往楼下厨房走去。

沈羡在沙发上左等右等都不见沈将权回来,正当他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准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时候,沈将权上来了,像是在操场上跑了个1000米,浑身是汗。

“冰箱停电了,可乐不冰了,我去院里超市买的,”沈将权拿了一个冰棍出来,“还买了这个。”

“我爱你……”沈羡奄奄一息的表达完爱意,接过可乐,一口就下去半瓶,“可乐配炸鸡好吃啊...下回我们买点炸鸡一起吃,吃的时候可以开个电影啥的看看...”沈羡还准备说些什么,却听见了空调启动的声音。

像是按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沈咸鱼“啪”的就坐了起来:“来电了!”他激动的跑进浴室,打算先洗掉一身汗再享受空调。

这个二傻子和那天那个领养我时一丝不苟的男人是同一个人吗?沈将权陷入了沉思。

------

“崽儿,干嘛呢?”闲的无聊四处溜达的沈羡决定来沈将权房间消磨点时光。

“复习,”沈将权一边看书一边答道,“明天有个开学测试,测试完了要开家长会,我不能退步给爹丢脸,我上次期末已经退步了。”

“不错不错,有志气,好好学。”沈羡摸摸他的头,“期末退步多少?不要灰心啊,还有挽回的机会。”

“退步两名年级第三。”

沈羡猛地把手抽了回来,为了安慰沈将权而组织起来的语言被他揉把揉把扔进了垃圾桶,学霸的目标就是不一样,想想当初上学时进了班级前十就兴高采烈的自己,沈羡温和的微笑里透漏着一股妈卖批。

“...崽儿你加油...我不打扰了...”

等沈将权复习完,家里黑黑的,沈羡已经睡了,沈将权决定去喝杯水再睡觉,摸黑到客厅打开灯,沈将权打着哈欠拿起杯子,一个趔趄撞到茶几,堆在桌边的几个茶叶盒噼里啪啦的掉了下去,沈将权只好弯腰去捡。一侧身,在茶几下平日存放杯子的小柜上,发现了白色一角。

那是一张照片,是沈羡和一个女孩的合照,女孩化着淡淡的妆,披肩长发,眉眼含笑,像春日阳光中含苞待放的花朵,不难想象她日后绽放时的美艳,可能沈羡那时刚上大学,身上一股子遮不住的少年气,笑的比女孩灿烂好些,眼睛弯成一条弧线,看起来傻傻的。

“噗。”沈将权轻笑一声,将照片塞回原处。



评论(1)
热度(19)

© ING_LOD | Powered by LOFTER